广发高股息008705净值

我来帮TA回答

广发高股息基金008704四月30股市大涨收益却亏为什么?

证明选进它股票池的它所持有的股票当天总体是跌了的。
因为每个基金持有的股票不同,不是都完全跟随大盘的涨跌而涨跌的,而且每个基金持有的个股比例的多少也不同。如果在基金里占比比重份额大的那些个股当天都下跌了,就算其他占比比重小的个股多是涨的,它当天的总体也有可能是亏了的。
所以不是股市大市当天大涨了,基金就一定也是涨了的。

紫金矿业 陈景河的个人资料

陈景河 男 汉族 被作者誉为有色金属的李四光。

1957年10月11日出生,福建省龙岩市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福建省第十届人大代表;

中国矿业联合会主席团主席,中国黄金协会副会长;

现任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党委书记、总工程师。
1982年,刚从福州大学地质专业毕业的陈景河满怀青春的梦想到福建省闽西地质大队报到,并作为紫金山金矿普查项目负责,前往神奇的紫金山。从此,“骑着‘五龙'驾雾,伴着‘麒麟'入眠;多少汗水、多少艰辛,终于发现了我日思夜想的黄金!”(摘自《我与紫金,此生不了情》 陈景河)。1984年,陈景河首次在论文中提出“上金下铜”成矿预测,并在工程中得到验证,使紫金山金铜矿成为我国“七五”期间探明的重要金属矿床之一,《福建上杭“紫金山式”大型铜金矿床的发现、研究与勘查》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陈景河是紫金山金铜矿的主要发现者、研究者和现场勘查负责人。对紫金难以割舍的情结,让他在完成紫金山的勘探工作后毅然放弃大城市和条件优越的工作,来到贫困的山区县,走马上任“职工只有76人,总资产仅351万元,靠买卖零星矿产品度日”的上杭县矿产公司经理。1993年,由上杭县矿产公司改组而成的紫金矿业公司开始对紫金山进行开发。按照设计院设计,紫金山矿床进行全泥氰化,预算总投资需2900万元。这对于当时的紫金来说,几乎是天文数字。最终,陈景河未受限于“南方潮湿多雨、紫金山地形险要,不适合采用堆浸工艺的常规判断”,根据紫金山金矿的矿石特点,大胆选用了投资额低、生产成本低的堆浸工艺,用700万元建成了年处理矿石5万吨规模的矿山。

之后从1996年到2000年,紫金山依靠自身发展的积累,进行了二、三、四期技改,迅速做大做强,成为中国单体矿山保有可利用储量最大、采选规模最大、黄金产量最大、矿石入选品位最低、单位矿石处理成本最低、经济效益最好的黄金矿山。

2000年,紫金矿业初具实力、且在黄金行业内拥有了较高知名度,陈景河适时提出了“国内黄金行业领先-国内矿业领先-进入国际矿业先进行列”的三步发展战略,率领紫金人果断地“走出去”,到贵州、吉林、等地参与矿山开发,抢得了占有资源的先机。

陈景河亲自策划了公司的几次改制工作,最终于2003年12月23日成功在上市,搭建起通向资本市场的桥梁。借助上市公司的严格要求,紫金进一步建立和健全了企业管理体系,迎来了更加飞速的发展时期。

如今,紫金矿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已经在本土、、贵州、内蒙、吉林、青海、西藏、黑龙江以及河南等二十多个省和海外七个国家投资组建了近百家下属公司;成为国内著名的黄金矿业企业。2006年位居《福布斯》中国顶尖企业排行榜第17位、最具有投资价值的海外上市公司第16位(矿业企业第1位);2007年位居福布斯中国顶尖企业榜第二位。

2006~2007年,紫金矿业集团的国际化取得实质性进展,通过股权受让方式控股蒙古纳日陶勒盖金矿、越南大班铅锌矿和周边的铁矿,入股英国伦敦上市公司Ridge Mining成为其最大股东;尤其以要约方式成功收购英国伦敦上市公司蒙特瑞科,创中国公司以全面要约方式收购海外上市公司第一例,以及中国收购英国上市公司的第一例。

陈景河和“紫金现象”、“紫金速度”一起,在业界被广泛关注,并越来越引起全社会的关注。2007年,《环球企业家》杂志将陈景河列为“2006推动中国商业国际化25人”之一。

陈景河是专家型的企业家,是紫金大多数大型项目科技攻关及其工程化的组织者、实施者,技术方案的提出者、实施过程中重要问题的解决者。陈景河有着远大的抱负,以“矿业立企,报国惠民”为宗旨,瞄准创建“高技术效益型特大国际矿业集团”的战略目标,欲创“百年紫金”!

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的影响有哪些?何谈是剥削世界?

美元是国际货币,很多国家都把美元作为储备货币,就像黄金一样,当本国欠下外债,可以用美元还债。美联储的宽松货币政策就像国内的宽松货币政策一样,国内的宽松货币政策最终导致现在的恶性通货膨胀,人民手中的钱购买力大幅下降,人民的感受可能就和对美元的感受一样!由于美元在国际上得到很多国家的认可,所以美联储就可以大量印发美元,美元的流通性很高,当然美元的流通是靠国际间的贸易来实现的。美国可以轻易将国内的通货膨胀转嫁的其他国家,这是其一。其二,美元的大幅贬值,给各国带来的损失也是十分巨大的!
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又被称为“非常规货币政策”(non-conventional monetary
policy)。众所周知,常规货币政策主要有三个政策工具:中央银行调整对商业票据的贴现率或对商业银行的贴现政策、改变商业银行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和调节基准利率(通常指1年期存贷款基准利率)。自二战之后,贴现率和票据贴现政策早已不是美联储的重要政策工具了。经济萎靡不振之时,中央银行即使使用票据贴现政策来刺激经济,亦是杯水车薪,缓不济急。下调存款准备金率也派不上多大用场。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时期,银行金融体系皆如惊弓之鸟,忙于修复资产负债表,对发放新贷款、扩张信贷非常慎重。中央银行纵然将存款准备金率下调为零,深陷“去化”泥潭难以自拔的商业银行,亦不愿或没有能力扩张信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