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百财经

子公司巨额亏损,被投资方发生巨额亏损

内容导航:
  • 子公司破产清算母公司合并报表应怎么处理?
  • 宾利巨亏,盈利不易,明年成为奥迪子公司
  • 拉夏贝尔3年市值竟蒸发百亿,海外子公司竟宣布破产?
  • 2009年中信泰富事件为什么亏损
  • 通用汽车出现巨额亏损的原因是什么?
  • 中国银行原油宝出现巨额亏损的直接原因是什么?
  • Q1:子公司破产清算母公司合并报表应怎么处理?

    在我国,资不抵债并不一定意味着破产清算,上市公司中许多ST和PT公司已经严重资不抵债,但仍然持续经营。对于母公司及其控制的关联企业而言,资不抵债的子公司可能是重要的原材料供应商、经销商或配套厂家,或者具有“壳资源”重组价值,迫使母公司倾其全力支撑这类子公司持续经营。鉴于此,如何对资不抵债但仍持续经营子公司的报表进行合并,是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本文拟对此所涉及的若干问题进行探讨。 一、处理超额亏损存在的误区 对资不抵债子公司的报表进行合并,其核心问题在于如何处理子公司的超额亏损,即子公司净资产亏空超过股东投资的金额。这一问题缘于母公司对资不抵债子公司的投资减记至零,导致母公司的长期投资与子公司净资产巨额亏空缺乏对应关系。尽管《合并会计报表暂行规定》要求将资不抵债但仍持续经营的子公司纳入合并范围,但具体如何处理子公司的超额亏损尚无明确规定,唯一涉及这方面的是财政部财会函(1999)10号《关于资不抵债公司合并报表问题请示的复函》。按照该复函,在合并资不抵债子公司的报表时,应当增设“未确认的投资损失”这一科目,以反映母公司尚未确认的对子公司超额亏损的分担额。在合并资产负债表上,“未确认的投资损失”作为一个减项,列示于“未分配利润”项目之前;在合并利润表上,“未确认投资损失”作为一个加项,列示于“少数股东损益”项目之后。对此规定持赞成意见的一种观点(《合并会计报表研究》课题组,2001)认为,应分别设置“累计未确认投资损失”和“本年未确认投资损失”来处理子公司的超额亏损,其中“累计未确认投资损失”作为合并股东权益的一个减项,“本年未确认投资损失”则作为合并利润表上的一个加项。按照这种观点,子公司的超额亏损并没有纳入合并报表,因为“本年未确认投资损失”作为合并利润表上的一个加项,结转后必然增加合并未分配利润,与“累计未确认投资损失”这一减项正好相互抵销,合并股东权益并没有因此受到子公司超额亏损的影响,合并净利润也不会因子公司的超额亏损而减少。 不论是复函,还是上述观点所提议的处理方法,实质上都是基于“有限责任观”,即根据《公司法》的规定,母公司只对子公司承担有限责任,子公司亏空的净资产无需由母公司承担,因而在合并报表上不需要体现子公司的超额亏损。从个别主体的角度看,这种做法无可厚非,但从合并报表的角度看,这种做法显然有悖于合并报表的编制目的。众所周知,编制合并报表的目的,是为了反映企业集团所控制的经济资源和经营业绩。这里所说的经济资源和经营业绩,既包括正资源和正业绩,理所当然地也包括负资源(净资产为负数)和负业绩(净利润为负数)。如果以有限责任为由,不将超额亏损反映在合并报表上,显然有失公允,且极不稳健,也容易诱导母公司向资不抵债的子公司“倾倒亏损”,据此夸大合并净利润和合并净资产。此外,合并报表本来就与“有限责任观”格格不入,如果会计处理方法的选择以“有限责任观”作为至高无上的准绳,那么,“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就毫无意义,合并报表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二、国际会计准则的规定 子公司的超额亏损到底应如何处理呢?事实上,第27号国际会计准则(IAS27)对此早有规定。IAS27第27段指出: “归属于合并子公司少数股东的损失,有可能超过少数股东在该子公司的权益。超出金额以及归属于少数股东的进一步亏损,除非少数股东有义务且有能力予以弥补,均应冲减多数股东权益。如果该子公司嗣后报告利润,在多数股东吸收少数股东的亏损份额补齐之前,所有这类利润均应分摊给多数股东权益。”(IASC,2001) 上述规定意味着,子公司的超额亏损必须通过合并资产负债表和合并利润表予以反映,而且在多数情况下超额亏损全部由多数股东承担,只有当合同或章程明确要求子公司的少数股东承担弥补超额亏损的义务,且少数股东有能力弥补这种损失时,才可将超额亏损分摊给少数股东。国际会计准则委员会的这一规定可谓用心良苦,其根本目的在于防止母公司通过将资不抵债的子公司排除在合并范围之外,或者通过不合并超额亏损进行盈余操纵。试想,倘若超额亏损可以不合并,在采用不完全权益法(确认投资损益时不消除母子公司之间交易的未实现利润)的情况下,母公司便可轻而易举地通过内部交易将成本、费用及不良资产转嫁给子公司承担,从而人为地夸大企业集团的经营成果和财务状况。可见,只有将子公司的超额亏损全部合并,才可抑制母公司将资不抵债的子公司作为藏污纳诟、粉饰报表“工具箱”的企图。出自:上海会计师事务所

    Q2:宾利巨亏,盈利不易,明年成为奥迪子公司

    近日车叔获得消息,大众将于明年将宾利品牌并入奥迪,成为奥迪的子公司,这是怎么回事?随车叔往下看。

    有消息称,从明年开始,奥迪将监督宾利的技术以及财务活动,而且会加强双方技术层面的共享,特别是在电气化方面的技术,因为目前宾利还没有一款纯电动量产车型。

    另一方面就是宾利亏损实在太严重了。据车叔了解,宾利在2018年一年的亏损额高达22亿欧元,虽然2019年终于实现6800万欧元的盈利,但是又非常不凑巧的赶上新冠疫情,导致车市全面进入寒冬,宾利首席执行官阿德里安·霍尔马克预测2020年可能将再度陷入亏损。

    此外,宾利现有的欧陆GT以及飞驰后续将会基于奥迪和保时捷共同开发Remium Platform Electric(PPE)架构打造,不过新车设计会与奥迪分开,这样做不仅可以降低开发成本,又能保持宾利的奢华形象,一举两得。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Q3:拉夏贝尔3年市值竟蒸发百亿,海外子公司竟宣布破产?

    拉夏贝尔(全称:上海拉夏贝尔服饰有限公司,La Chapelle)是一家多品牌运营的自有品牌服装连锁零售企业,由邢加兴于1998年在上海创立。2014年,拉夏贝尔于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2017年,公司于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拉夏贝尔本意在法文中译为小教堂,是法国一条风情小街,创始人在构思这个品牌时正居住在这条充满法国文化的小街上,在浪漫温馨而又充满激情的岁月里诞生了拉夏贝尔服饰,并将这唯美风情延续至今。最近,称为“中国版ZARA”的拉夏贝尔发布的财务报表中显示;在2019年拉夏亿元,同比上年下降24.66%,较上年亏损近20亿元。拉夏贝尔约关闭门店4391家,海外子公司竟宣布破产7月初停牌一天恢复交易后,股来连续3个跌停,市值已不到10亿元,距其巅峰时的120亿市值,3年来已蒸发百亿。其实从全球来看,快时尚品牌这几年过的都不好。而拉夏贝尔也被人称为“中国ZARA”,其风格是美系快时尚品牌风格,美系的牛仔裤基本都是直筒,衣服也以格子,条纹,斑点等为主。不断进行消费升级这几年,这种风格逐渐被国人所淘汰。另外,电商带货,亚文化的兴起,小众品牌的崛起,也让快时尚品牌的市场被进一步压缩。


    所有服装行业都在寻求转变,线上扩张,树立品牌,网红穿搭,打造意见领袖聚拢流量的时候。而拉夏贝尔疯狂的铺线、盲目的扩张直营店确实有好处,但是同样高额的房租以及人员成本是难以负担的。

    总之,快时尚大环境不好,拉夏贝尔不能跟上快速变化的服装市场,是导致它巨额亏损的主要原因。

    Q4:2009年中信泰富事件为什么亏损

    2009年4月8日,67岁的荣智健宣布辞去中信泰富董事长一职,标志着中信泰富“荣智健时代”的终结,接任者是53岁的母公司中信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常振明
    荣智健辞职后,甚至于有外电猜测,此事可能令荣智健面临10年的牢狱之灾。此外,传出被视为荣氏产业主要继承人的荣智健的长子荣明杰(目前担任公司董事)可能辞职的消息
    作为企业家群体中最特殊的一位,红色资本家荣智健及其所代表的荣氏家族的命运,成为大众最关注的问题(关注度远远高于中信泰富公司的命运)。现在下结论说荣智健将退出商业舞台,显然为时过早;说荣智健的辞职意味着“富不过三代”的魔咒再次被验证,荣氏家族将从此走向没落更是无稽之谈;唯一可以确认的是,作为红色资本家的荣智健已经成为历史。而这,也许正是荣智健在辞职信上签名时最为伤感的地方
    致命的“止赚不止蚀”合约
    2006年3月,中信泰富动用4.15亿美元收购了澳大利亚两个分别拥有10亿吨磁铁矿资源开采权的公司的全部股权。这个项目使得中信泰富对澳元有着巨大的需求,到2010年,资本开支中澳元需求为16亿,外加每年的营运开支约10亿澳元,项目为期25年。
    为了防范汇率变动带来的风险 (前几年澳元兑美元一直在大幅升值),2007年8月到2008年8月,中信泰富与花旗银行、汇丰银行等签订了数十份外汇合约,其中澳元合约占最大比重,中信泰富实际上最终持有90亿澳元,炒汇金额比实际矿业投资额高出4倍多。
    每份澳元合约都有最高利润上限,当澳元兑美元汇率高于0.87时,中信泰富可以赚取差价,合约自动中止。但如果该汇率低于0.87,却不能自动中止协议,中信泰富必须不断以两倍或多倍接货。这一合约的特点是“止赚不止蚀”,澳元继续升值,中信泰富最多可赚5350万美元;如果澳元大幅贬值,则亏损是个无底洞。中信泰富把宝完全压在了多头上,做多澳元
    金融海啸的爆发,让澳元急遽贬值。2008年10月20日发布巨亏公告日,澳元兑美元仅为0.7,依据相关汇率计算,公告日预计的总亏损为155亿港元,如果不是主要控股股东中信集团提供15亿美元的备用信贷,中信泰富将陷入破产境地。最终在2008年12月,中信泰富以亏损91亿港元的代价结束了这场诡异的投机。
    至于中信泰富为何要赌徒式地签署这样明显不公平的协议做多澳元,到目前为止还是一个谜。吊诡的是,中信泰富早于2008年9月7日,已获悉该公司巨额亏损,但直到一个半月后,公司市值损失过半才作公布。而就在这段时间,资本市场上中信泰富的沽空规模忽然急剧上涨,甚至是出事前的十几倍。巨亏事件公布后,股价最低跌至3.66元,沽空者获利众多,而中小股民损失惨重。
    事后荣智健称,对于这项投资他事先并不知情,是财务部门绕过他所做的决定,而财务部门的两位负责人(前财务董事张立宪及财务总监周志贤辞职)也最早被“问责”。不过,荣智健的女儿、前财务主管荣明方则只被降职,并没有离开公司。荣智健还否认张立宪为“替罪羊”之说。
    警方介入调查 荣智健逊位
    2008年10月22日,香港证监会开始正式介入调查。香港证券交易所22日也表示,会跟进有关投诉。
    为了应对困局,中信泰富在2008年10月21日深夜紧急宣布拟出售子公司大昌行的全部或部分股权,以获取部分资金。在自救的同时,荣智健没有忘记向母公司中信集团求救。关键时刻,中信集团再次伸手,决定向中信泰富注资15亿美元用于重组外汇合同的部分债务义务。中信泰富也随即终止出售大昌行。
    在中信泰富积极解困的同时,证监部门对中信泰富的调查也在不断深入。2009年1月2日公布公告称,17位董事正接受证监部门调查,包括主席荣智健、其长子荣明杰及集团董事总经理范鸿龄,以及七位执行董事和七位非执行董事。不过,被认为是事件中的三位关键人物的荣智健爱女、前财务主管荣明方,因事件遭解雇的前财务董事张立宪及前财务总监周志贤,均不在调查名单内。
    3月25日,中信泰富公布2008年业绩。年报显示,2008年,中信泰富税后股东应占净亏损为126亿港元,其中,外汇合同所导致的变现及市场公允值的税后亏损为146亿港元。如果剔除该项亏损,则去年可以取得税后溢利19亿港元。“这是中信泰富成立19年来第一次亏损。”当满头银发的荣智健道出这个事实时,据说当时整个发布会现场顿时陷入了沉寂。荣智健表示,仍有信心在2009年扭亏为盈,但盈利幅度难以预测。
    凭借荣智健“红顶商人”的背景,加上中信集团的鼎力支持,业界普遍认为,中信泰富“澳元门”事件,到此应该会画上个句号。然而,4月3日,香港警方对中信大厦进行突击调查,调查公司是否有董事作出虚假陈述,以及串谋欺诈的违规行为,使得事件陡然升级。4月8日,67岁的荣智健宣布辞去中信泰富董事长一职。

    Q5:通用汽车出现巨额亏损的原因是什么?

    福利太高 ,生产的大排量车多,石油涨价,导致这些车滞销

    Q6:中国银行原油宝出现巨额亏损的直接原因是什么?

    最直接的原因是4月5日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修改交易规则,允许负价格出现,并在4月15日完成了交易的调试。
    对于此交易规则的变化,银行没有进行的相应的调整,风控系统,强平机制都没有相应的预案,又在不合适的时间进行移仓操作,所以导致了巨额亏损。

    上一篇:上一篇:中兴建投证券电话
    下一篇:下一篇:市盈率60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